陕西9企业“斗气”中石油:你涨价我就停产

2019-04-29 21:09 投稿人 :铜川招商网 围观 :200次

 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喻春来 发自北京

  为国内70%以上的LNG(液化天然气)工厂提供上游气源的中石油,因提高气源门站价遇到国内LNG产能大省众多企业的抱团反对。

  10月13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相关企业内部人士处独家获悉,12日,绿源子洲LNG液化厂、安塞华油天然气有限公司、西蓝集团靖边天然气液化厂等9家陕西LNG工厂达成一致行动方案,认为陕西LNG气源门站价格包括的0.4元管输费用极不合理,决定抱团拒绝执行调价后的存量气、增量气价格。这些LNG气源由中石油长庆油田油气销售公司供应。

  “我们绝对不可能接受存量气1.955元/立方米,增量气2.48元/立方米的价格,我们会向陕西省物价局提出申诉,如果解决不了,我们只能全部停产。”上述企业内部人士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采访时说道。

  中石油长庆油田高层对此回应称,2.48元/立方米是国家发改委统一核算的最高门站价格,并不是中石油和各省物价局说了算,此次主要是陕蒙两地认为定价太高,希望中石油让利,目前,两地正与中石油高层协调此事,如果协调不成将交由国家发改委最终决定。

  陕西LNG工厂拒绝“管输费”

  9月27日,中石油长庆油田油气销售公司召开冬季天然气供应相关会议,会上宣布了陕西地区LNG原料气门站价格—存量气1.955元/立方米、增量气2.48元/立方米。

  10月12日,上述9家陕西LNG工厂主要负责人聚会商讨,并达成一致的行动方案。据参会企业内部人士透露,众企业认为陕西LNG气源门站价格包括的0.4元管输费用极不合理,拒绝执行调价后的管输费用。

  “我们拒绝以现在价格与长庆油田结算购买的气源,我们只按之前1.89元/立方米的价格与之结算,省物价局也没有就价格下正式文件。”上述人士说道。目前,上述陕西LNG工厂以账上现金不足、流动资金缺乏等理由拒绝执行长庆油田调价后的价格,并等待陕西省物价局的正式价格批文。

  上述企业人士还说,自去年以来,中石油分别于去年11月、今年7月至8月间、9月间上调了3次价格,都是以口头通知的方式,没有正式的物价局文件。国家发改委6月后要求双方协调定价,长庆油田方面并没有与陕西LNG企业商谈,完全是单方面定价,自己说了算。

  对此,长庆油田高层回应称,各地门站价并不是由各地物价局制定的,也没有办法进行协调,协调的结果就是门站价无法贯彻实施下去;此外,2015年1月份,LNG原料气的存量气与增量气也将全面并轨。

 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广彬称,陕西、四川两地属于气源地,无天然气管输费用,因此两地企业对高额管输费用产生不满,而内蒙古按照上游气源供应方长庆气田意愿,或也将执行与陕西同步的原料气价格。

  10月11日,内蒙古液化工厂也在鄂尔多斯召开会议协商原料气价格事项,由于中石油上调幅度较为明显,也遭到部分厂家反对。截至目前,价格政策仍悬而未决,LNG工厂与中石油仍在博弈。

  中石油称正与陕蒙两地协商

  发改委6月发布了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改的通知,规定LNG气源价格放开,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,需进入长输管道混合输送并一起销售的(即运输企业和销售企业为同一市场主体),执行统一门站价格。陕蒙两地最高门站价格为:存量气1.6元/立方米,增量气2.48元/立方米。

  上述企业人士称,陕西LNG气源门站定价是选择上海为基准点,由新疆至上海天然气基准价模式倒推而来,而陕西本来就是气源地,并不存在管输费用。长庆气田所产天然气直接就进入当地LNG工厂,而一些管道也是由LNG工厂自建的,目前门站价格中包含了0.4元的管输费用,因此众企业难以接受。

  “最高门站价是国家发改委统一定的,陕蒙两地认为定价太高,希望中石油让利,如果不统一执行的话,全国各地的定价很难办。”长庆油田某高层说道,对于存量气1.955元/立方米高于1.6元的情况,主要是因为2006年国家上调过一次气价,当时因一些情况没涨,这次是补涨。

  “我们会向陕西省物价局提出申诉,各企业负责人也会找当地政府,都是招商引资过来的,如果解决不了,我们就全部停产。”上述企业人士说道。

  长庆油田高层称,陕蒙两地政府正与中石油总部的高层协商此事,是否能达成一致还不清楚,如果协商不成最终交由国家发改委决定。

  陕西LNG企业人士也坦言,中石油面临保供压力,天然气进口也是巨亏,涨价可以理解,当然,下游LNG企业也有难处,双方应该找到平衡点,共同协商解决。

  有LNG厂商称遭限气

相关文章

标签列表